• 白马公主



      上大学时的一位学姐让我记忆犹新。



      大一时,北京的房价还低得离谱,大学旁边的一些住宅小区只要两千多元一平方米。那时买房也便利,付个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41
  • 把什么留给自己





      在古城一家玉石店,说也奇怪,我一进门就看中了老板桌上的一方笔洗。没什么缘由,就觉得拿在手里,放不下来。



      老板胖胖的,光头,戴一副黑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40
  • 我的苦难,我的大学







      在我上学的22年(1987—2009)中,充满了坎坷与风雨。



      7岁时,母亲想让我上一年级,因为交不起钱,只好先上幼儿园,荒废了一年宝贵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9
  • 父王忍着,沉醉着



      3个小时过去了,13岁的儿子依然说不出“we”这个简单的英语单词,秦勇先生失去了耐心,这位黑豹乐队的前主唱一拳捶在墙上,但马上深吸一口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9
  • 赢在北大清华起跑线,输了什么





      高中时的我,在一条叫作“好学生”的康庄大道上奔跑。



      每次考试我的总分都能比第二名高出100分甚至更多;我还在校学生会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8
  • 信来信往的旧时代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从前慢》



      搬家,旧物件不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7
  • 失去爱人的滋味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灯要比纽约的街灯暗得多,这是我们在阿根廷的半年里最深刻的体会。我们租用的车子老旧,车身落满了这座城市的灰尘,前挡风玻璃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7
  • 死亡,你懂的





      最牛的离别方式要属密特朗的:作为法国前总统,他有过N个情人,其中有一个和他生了一个女儿。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癌症晚期之后,带妻子和子女去了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6
  • 完美的女友



      那年在中国的京城,我主持一项工程,历时两载,下榻于某家专门招待西欧来宾的旅舍。旅舍的职员很有礼貌,白色套服,黑领结,都是高中毕业又经过专业训练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5
  • 一支烟的故事





      亲爱的孩子:



      你一直讨厌我抽烟,我也十分渴望戒烟,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做到,很惭愧。今天就给你讲讲我抽烟的事,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4
  • 每个人都有疤痕





      纽约二十五岁的模特儿玛拉·韩信遭刀片毁容,脸上被缝了一百针。受伤的那天傍晚她便召开记者招待会,她说:“每个人都有疤痕,我的,看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4
  • 君子菜



      先生喜欢吃苦瓜,他去菜市场的时候,总要为自己“谋私”,菜篮里少不了大的小的长的短的青色苦瓜。



      起初,我跟先生较劲,做饭的时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3
  • 挑战爱因斯坦的人





      1941年的一天,香港机场安检处,一名年轻人被拦了下来,他穿了一件非常臃肿的大衣,在那个季节显得很不正常。安检人员起了疑心,一摸,大衣各处都硬邦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2
  • 家风家教是我一生的功课



      父亲南怀瑾的离世,对所有人来说都超乎想象地早。不论是子女还是学生,每个人都怀着尊崇,期盼这盏灯能长明,让自己在为人处世上不致迷茫。



     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1
  • 菲佣的礼物



      家中请过一名菲律宾女佣。



      这名女佣年纪很大,做事认真,只是偶尔爱贪些小便宜。我们吃剩的菜,或是放久了的水果,甚至旧杂志和旧报纸,她都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1
  • 充满爱心的谎言



      林教授是我们电机系的教授,从小就一切顺利。别人考高中送掉半条命,林教授在全无补习之下,轻松地考进了明星高中,然后就一帆风顺,硕士毕业三年后,就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0
  • 乡土哲学



      那时的山村,一有时间,妇人们就纳鞋底。纳了一双又一双,且一双比一双针脚细密,一双比一双式样精美。当时只认为,山路费鞋,而过日子又没有余钱,她们必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30
  • 生活与平衡



      印象中物理学上似乎有这样一个概念,是说当一个物体所受的几股力量相互抵消时,这个物体就达到了受力的平衡状态。将此定理更换到人生哲学的角度,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29
  • 合宜的位置



      周国平曾说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最合宜的位置,只不过这个位置常常空着,因为大家都忙着找别的东西去了。



      去年夏天,我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28
  • 那些为我哭过的男孩



      我不是收集眼泪的人,可是,那些为我哭过的男孩,如何忘得了呢?

      看着我所爱的人为我掉眼泪的那一瞬间,我是难过的,也夹杂着深深的歉疚与不舍。

    详情>>

    更新时间:2018-08-31 21:5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