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在莫斯科写给曼哈达丽最美丽情书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12-08 16:37:38 责编: 人气:
美丽情书
  我最亲爱的温柔的美利波美拉:
  你到底跑到哪里去啦?当我早晨从甜美的睡梦中醒来时,就发现你已经不在身边,仿佛你一夜没睡觉似的,华丽的丝被叠成四四方方,亚麻布绣枕也平平展展,洁白的床单不见压过皱褶。我就瞪起诧异的眼睛惊问,随后又扫视房间,便知道你没在屋里。但我知道你会进来的,至少你会来向我问好,你过去每天早晨都是这么做的,难道今天早晨会将它取消吗?
  当然不会的,我一边回答一边坐起来,并不为你的突然离开大惊小怪,你不能每天早晨都守住我,守住我这个需要人侍候的残废者,你应该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出去在美丽的花园里散步,出去看黎明前沉没的星星和即将升起的太阳,尽管莫斯科寒冷的冬天已经来临,可这里的太阳依然明媚,花园里依然有很多奇特的植物在繁开,五彩缤纷犹如春天一般热烈,我承认莫斯科的冬天比巴黎更美丽,因为这里到处白雪皑皑,晶莹透明,仿佛一个天使般可爱的银色世界。
  我想这样值得人迷恋的早晨你一定在户外。因为你首先是一个艺术家,然后再是最出色演员。因为前者你一定在那里体验美的感受,净化美的灵魂,或许你还可以即兴吟出美的诗句,表现你对美的特殊迷恋,记得某一天你曾经对我说,克里姆宁宫简直美得难以形容,你用纤手推开窗看见院子里的白雪。
  “啊,我太喜欢白雪啦!”当时我这样亲切地对你说,走过去站在你身边,你的身体散发出早晨梳妆打扮后的幽香,我一只手轻轻搭在你柔软的肩头,隔著衣服,我触到下面光滑的皮肤,我不用过多去猜测,就知道它富有弹性而非常健康,因为你的身子和皮肤对我来说太熟悉啦,我们一直是两个合二为一的人。
  还记得当时看白雪的激动心情吗?你说世界上就唯有它最圣洁,连天空和主都比不上它,但它又确实是天空和主派下来的使者,降落在美丽的俄国。哦,该死的莫斯科多幸运,巴黎就很少有这种洁白的东西。你瞧那些洁白的东西是怎样降下来的呢?我轻慢地回答不知道,你就回过头狠瞪我一眼。“真的不知道吗?”你说,“亲爱的拿破仑陛下,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用纤手的一个小指刮著我的鼻子头儿,“那是昨晚天空和主悄悄将它撒下来的。”我说你既然知道,干吗还要来问我呢?喜欢饶舌的小妖精。你说:“我是想考考你嘛,你这狂人除了战争什么都不知道。”你把嘴儿噘得老高,上面能够挂出一盏烛灯。我说至少我是懂得爱情的,难道不是吗?于是就趁势抱吻了你。可你立即从我怀中挣脱开,一边用快乐的拳头擂打我,一边假装生气地嘟哝:“其实你一点也不懂得爱情,我的心上人。”
  你当时的责备尽管很温柔,或者说很不在意,可是你却令我伤心,你还记得我始终低头沉思吗?那时我忘记看院子里的白雪我的眼睛落在脚下地毯某一处,并且把它很深刻地瞪进去。我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竟不懂得爱情,这可能吗?我一个爱过德茜蕾王妃爱过约瑟芬爱过迪夏泰尔夫人以及很多女人的皇帝,竟不懂爱情,这真的可能吗?我一生都在可怕的战争中挣扎,都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逃生,都在相当高温的沙漠和极其严寒的地方度过,我从来没有把一个女人带在身边弄到战场上去打仗,女人必竟是花园里最温柔的花朵,她只需要和平的空气,而战争始终是恐怖和流血的,任何女人都没有勇气去看它,而我却把你带在身边,为了避免让你看见最可怕的战争,一直让你走在后面,是的,除了额拉山一战,你根本没见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战争,假如你有幸看见一定会昏过去。不过那样的战争对于有胆量和韬略的男人来说,又是非常刺激的,因为他的眼睛里没有子弹呼啸,没有大炮轰鸣,也没有流血和死人的场面,他只看见战争的胜利,只看见土地的征服。
  不过还是让我回头谈我们的达爱情吧,我最亲爱的曼哈达丽,那天我一个早晨都没说话,连在餐桌上进食也显得闷闷不乐,老实说那天早餐我吃得很少,根本不知道莫斯科鱼子酱和甜奶酪之间有什么差别,我的心非常痛苦,我的思想在难过地回忆往事,在额拉山吉罗凡太太家养伤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天啦,那些日子尽管我一直昏迷,可你是整个儿属于我的,因为你始终陪伴在我身边,护理我从每一分每一刻钟里活过来,我承认没有你的精心护理会死掉,因为我受的伤是那么严重,而可怕的高烧又一直不退,可你用你的智慧和纤手力挽狂澜,使得我死而复生。我最亲爱的小妈妈,今天我必须这样真诚地称呼你,那怕你比我小得很多,甚至根本不配做我的母亲,我还是要这样亲切地称呼你。一想起在可爱的额拉山度过的那些日子,假如我要是很清楚的话,象天使一般美丽的曼哈达丽,我们将是多么幸福啊!
  因为在我们两人始终相爱的世界里,只有仆人吉罗凡太太,再也没有一个陌生人,我们会在那里尽情地欢乐,幸福地生活,我会把我们相爱过的炽热情感,留在脚下走过的土地上,我们不仅只在巴黎相爱,我们要在欧洲的每一寸土地上相爱。
  不妨老实告诉你吧,我是一个最善于利用战争空隙享受爱情的人。我之所以征服欧洲,就是为了让更多的男人和女人崇拜我,过去很多次战争我都是为了男人和女人发动的,而这一次却是为你而发动的,当然或许你不会承认,说我是为了报复亚历山才发动的,不错,这里面含有卑鄙的亚历山大欺骗我的因素,但更多的是,我还没有为你而发动过一场战争。本来那次前所未有的奥斯特里茨辉煌战争是献给你的,可惜那时候还不认识你,还不知道你躲在什么地方,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你这个人存在,那次战争我是为迪夏泰尔夫人发动的,她却没有很好地感激我,甚至连一个花环也没有送给我,事后还责备我是一个科西嘉疯子,真是太狠心啦!当时我恨不得立即掴她一耳光,不过作为报复,事后我对她的爱情减少了很多,我为什么要去爱一个讨厌我事业的女人呢?约瑟芬过去就很支持我的事业,她倒是跟我在一起从逆境中走出来的,为此她一直得到我的理解与敬重。
  当然谈约瑟芬你会不高兴,那么我还是让她悄然站到一边去。可是最心爱的宝贝,我还是非常留念在吉罗凡太太家度过的那些日子。那青青诱人的山峦,那潮湿温暖普通的小屋,那个终日燃起木柴的石砌壁炉,还有那张日夜不离的破旧木床,以及一间四面通风光线昏暗的屋子,那时我因昏迷而没有珍惜它,可是现在回忆起来,我对它的迷恋犹如故乡一般。高大的吉罗凡太太是一个善良的俄国女人,她跟那个喜好功名的儿子截然不同,虽然她也很喜欢金币,但她心中分明没有杀人念头,尽管当时我们欺骗了她,她还是好心接纳我们,救了我们,直到我们顺利地离开她家。现在为了减少儿子将来对她不公正的侮辱,我已经派人去接她,不管她愿意与否,等到回法国时我都要把她带到巴黎,我要当她是另一个母亲看待。再过几天她就要来莫斯科,我将在这里耐心地等著她。但在等待她来临之前,我一直都在思念你,你这个既调皮又讨厌的家伙,总是喜欢不打招呼就离开我。你现在到底去了哪儿,为什么到中午我还没有见到你,难道你因为看白雪骑马奔弛草原去了吗?难道那些黑翅膀奇怪的西伯利亚鸟儿值得你追逐吗?或许你只想去看一看农家一条最漂亮的猎狗,一个头缠粉红色纱巾的白俄斯胖姑娘。但你为何不邀请我一起去呢?要知道我对这里的风土人情肯定比你熟悉得多。我在未进攻俄国之前就研究过它三年的历史,我把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弄得非常清楚,俄国总共有多少个民族,莫斯科有多家戏园,彼得堡是在南边还是在东边,我用沙丘作的地图上标得清楚明白,我甚至还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街道,以及百姓说话的各种姿式,可你愚蠢得把我当作傻瓜。
  哦,我知道你是怕我连累你才悄悄离开的,你天生就有独来独往的脾气,在额拉山我拖累你多少天,在来莫斯科路上你又不敢摆脱我,但是现在你有机会离开我,因为我的伤势快要痊愈,我即将恢复健康生机,所以你可以离开我而独立行动。啊,这当然是可以的,并且连老天也会赞成,可我的自私却老想著你该留在克里姆宁宫与我作伴,因你除了是我最亲的爱人,还是我生活的左右手,我的行动还极为不便,但我又不愿意让马贡来侍候,因为他手脚没有你温柔,微笑莫如你甜蜜,再说他头上不见长长的美丽的乌发,他的身材也莫如你轻盈,我喜欢看你腰间飘逸的黑发,但当它做成高高发髻顶在头上时,你又是多么高贵和庄重啊!仿佛路易十四德安琪,亨利四世的玛尔戈,世界上永远也没有女人来代替。可是你没有在这间冷冷清清卧室,我的眼睛悲伤地四下瞟著。
  无须我厌烦地谴走马贡和仆人,整个下午都坐在软和的皮榻上等待你,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盼望你归来,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会回到我身边,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的小鸟,我的情妇,我最亲爱的心上人,你不可能到别处去,你在别处没有你认识和亲近的人,而且你也瞧不起那些人,除了你心爱的拿破仑,谁也没有力量吸引住你。虽然这些话你藏在心里没有告诉我,但我早从你对我充满崇拜的眼神中看出来。
  哦,赶快回来吧,我最温柔的美利波美拉,马贡已经帮我煮热咖啡等待你,端来点心和各种水果等待你,你这个极少吃面包的小东西,竟把咖啡、点心和水果看得重要,分明这些东西只有巴黎才有,在今天的莫斯科它象泉水一样少得可怜,但是关于我的食物,马贡总是会想方设法满足的,他象一只真正的猎狗,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弄得到,什么稀罕的食物都偷得来,等会儿吃点心时,我要你以最诚挚的态度感激他,在亲爱的拿破仑为你做过的很多件事情中,至少有一半是沉默寡语的马贡为你做的,他是一个极有头脑的仆人,却又无比忠心,请你别辜负他一番好意。
  我手里正翻著一本画册,一边顽强地控制情绪等你回来,贪玩的孩子忘记吃午餐,总该不会忘记回家的路吧,现在天色向晚,也就是说太阳快沉落到地平线下面,满天空彤云反射著红光,那是傍晚时候喜人的暮色。我迷惘的眼睛里突然出现一个骑枣红马的影子,她起先在广阔的铺著白雪的草原上奔驰,然后又飞上一座小桥,腾起雪雾穿过一个打麦场,接著又发疯地狂奔上草原,后来她的影子逐渐进入莫斯科,又拐进漆黑的堆满瓦砾的街道后驶进克里姆宁宫,啊,我最可爱的天使回来啦!我坐在轮椅上情不自禁地嚷道。
  你在洁白的院子里跳下马,那里有一簇莫斯科冬日玫瑰丛,上面奇迹般地开出几枝最惹人的花朵,你把马缰顺手丢给一个仆人,然后就大大方方微笑著朝我直来。那时你身上披著丝绸红大氅,格外的兴奋使你娇脸红卜卜的,简直就象一个橱窗里的洋娃娃,你刚进来就搂住我的脖子。“哦,亲爱的拿破仑,可爱的东欧平原多么好玩啊!我在那里追逐一只漂亮的狐狸,老天不保佑我,它在我追逐大半天后突然不见啦!”
  你为自己的失败感到无比快乐,压根儿就不把丢开一天的拿破仑放在心上,但我的孤独与寂寞之感已经散去,看见你这么高兴地归来,又如此天真地向我诉说,我为你忍受一天的痛苦也是值得的,我立即受到强烈的感染笑起来,一边捉住你的纤手亲吻,我要用热烈的吻来弥补这一天的损失,让你的漂亮狐狸见鬼去吧,你本人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你曾经知道自己是怎样捉弄爱人的吗?这一天当中他都在焦心等待,悄然流泪,不过等到你回来泪已经干了,他呈现给你的是最快乐心情和最幸福的微笑,他把你的残忍和狠毒全忘记,只记得你带给他的所有的甜蜜。
  可是当我睁开眼睛你却不见了,美丽的曼哈达丽,你分明刚才还在我幸福的梦中,为什么又突然消失?你去了哪里?请你如实告诉我,我不能一个人孤独地面对可怕的黑夜,莫斯科冬夜实在太寒冷,克里姆宁宫的寂静又使人害怕,今晚天空没有孤星,只有轻轻吹过的刺骨冷风。你一个人悄悄地逃走了,丢下心灵破碎的拿破仑。
  深爱你的Napolen